此时此刻位置: 首页 >> 政策理论 >> 正文
对信教党员:中华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新增处理规定
2018-10-08 15:17  

     8月26日,新修订的《中华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通告,并从今年10月1日起施行。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修订的《条例》美方新增对信教党员之拍卖。

  但人家实,关于“党员不得信仰基督教”这条党纪规定,也并非“新鲜事”。这一直都是党内不断反复、盛大管理的上面。共产党员信仰基督教和与会宗教活动,不仅事关党员个人的归依问题,而且事关党之党政纪律和政治规矩。

  副新中国建立以来,政党依据不同历史时代的状况,在实际工作中“因材施教”、密切处理。但不管什么时期,“共产党员不得信教”这条红线从未放松。

  建国初,出于当时国内实际情形,寺里曾针对全民族信教的少数民族地区,对于要求入党但又一代不愿放弃宗教信仰的人头,只要其他地方已够入党条件,便允许吸收入网;但入党以后再下教育和变革实践中帮助她们逐步清除宗教信仰和基督教感情。

截图来自《重庆市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1982年,地方在《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核心观点和中心国策》文件中进一步肯定规定,“党员不得信仰基督教,不可参加宗教活动,永坚持不改的中心劝她退党”;同时指出,“在这些基本上是中华民族信教的少数民族当中,这项规定的实施,要求按照实际情形,采用适当步骤,不宜简单从事”;但是,“在新提高党员时,必须注意严格控制,凡属笃信宗教和有深厚宗教感情的,不勉强吸收。”

  1991年,党中央组织部发布《关于妥善解决共产党员信仰基督教问题的通报》,开宗明义指出问题,“此时此刻,个别党员信仰基督教,与会宗教活动,特别是在有的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和基督教势力影响较大的中央,状态更为严重。党员是资产阶级的有爱国觉悟的先锋战士,是现实主义者,只能信仰马列主义、辩证唯物主义,不可信仰基督教,不可参加宗教活动。党员信仰基督教,与会宗教活动,违反党之习性,削弱党组织的购买力,降低党在公众中的威信,也不利于正确贯彻执行党之道教政策。”

  2002年,《党中央、研究院关于加强宗教工作之决定》又强调,“党员不得信仰基督教,要教育党员、干部坚定共产主义信念,防止宗教的侵权。对笃信宗教丧失党员条件、使用职权助长宗教狂热的中心严肃处理。”

  2016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裁一再强调,“各国党委要加强处理宗教问题能力,把宗教工作纳入重要日程,适时研究宗教工作中的重要问题,推动实现宗教工作决策部署”。“党员要做坚定的辩证唯物主义无神论者,恪守党章规定,坚决理想信念,难忘党之主旨,绝不能在宗教中寻找自己之期望值和信心。”

  茶话会也再一次盛大批评“共产党员可以信教”的错误观点,郑重明确指出,咱党在这个题目上的姿态是地道显著的,这就是党员要做坚定的辩证唯物主义无神论者,恪守党章规定,坚决理想信念,难忘党之主旨,绝不能在宗教中寻找自己之期望值和信心,并特别强调共产党员不能信教是政治纪律。

  从此光明日报刊文称,每个党员都不能不树立正确对待宗教的三份量态度,即不迷信基督教的姿态、多学习宗教知识之姿态和多关心信教群众之姿态。

  2017年,江山宗教局长王作安在《求是》刊文,“对已信教党员,要通过思想教育使她放弃信教,经教育下仍坚持不改的必须进行组织处理”。这是佛教工作必须遵循的党政规矩。

  王作安还提出,抓好宗教工作必须提高政治意识,如果天真地觉得宗教只是个体私事,就会在政治上出大题目。宗教工作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中具有非常重要性,联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前进,联系党同人民大众之骨肉联系,联系社会协调、中华民族大团结,联系国家安全和祖国统一。

  另外,做宗教工作也必须坚定不移政治方向、深化政治担当。在本国,宗教关系包括党和政府与宗教、社会与宗教、境内不同宗教、我国宗教与别国宗教、迷信群众与不迷信群众之沟通。要想促进宗教关系和谐,那些关系都要处理好,要加强宗教工作制度化水平。

  不过,有一点必须注意的是,政党始终引导宗教工作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相适应。虽然信教和不迷信群众在信仰上生活差异,但在振兴美好社会上是一体化一致的。广泛信教群众同样是党执政的重要性基础,是振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积极性力量。

  对于“共产党员不得信教”的发挥,各地方单位、主要理论刊物的发挥始终如一。

  截图来自农业部微信公号“统战新语”


  截图来自共产党网

  另外还不得不提近年的一次舆论大讨论。

  2016年,全国政协常委、民宗委主任朱维群在全球时报发文驳斥“共产党员信教及信徒入党”的题目。

  
截图来自中国知网

  《世界宗教研究》杂志2016年着重期首篇刊登题为“论积极引导宗教的求实意义”短篇文章。该文一方面表示肯定“党员不能信教”,一边又倡言“宗教信徒可以入党”。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举行近1个月后,《新华文摘》又再次转发这篇文章。

  鉴于此文作者卓新平是出名宗教学学者,又在宗教研究领域负有重要领导职责,据此文章一出就受到学界广泛关注,也受到一些师的深入批评。6月3日,文章作者作出激烈反批评,连续坚持不懈“信徒可以入党”题目应允许研讨,同时谴责批评他的人头是“肆意把学术问题变成政治问题”。

  对此,朱维群在全球发表“为什么宗教信徒入党行不通”一文,继承五个提问,厘清了原文作者在中心认识上的要害错误。其它写道:名将“信徒可以入党”和“共产党员不能信教”彼此同时举行于中国共产党,在逻辑上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说通的,在办事上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操作的。因为在吸纳宗教信徒加入党组织的那一刻,题目就成为了室内允许宗教信徒合法存在,成为了共产党员可以信教,“共产党员不能信教”谱便遭否定。如果一定要说,“信徒可以入党”与“共产党员可以信教”的分别,也仅仅在于具体人员是先入教还是先入党。

  当然,关于党纪处分条例中提出的“共产党员不得信教”,并非单指某种宗教,对于共产党员迷信崇拜、转业宗教活动、副宗教寻求慰藉等景象,一律严加整治。

  在过去中纪委的通告中,也曾对落马大老虎在诸如宗教信仰问题上做过专门批评。

  据《法制日报》记者2016年梳理,把中纪委通报党纪处分的7老牌涉封建迷信党员领导干部中,有省部级领导干部5人口,县级领导干部2人口。

  5老牌处级领导干部包括广东省副省长刘志庚,首钢集团原党委书记、秘书长邓崎琳,吉林瑶族自治县副主席白雪山,贵州市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地方台湾工作办公室原副主任、研究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原副主任龚清概。2老牌县级领导干部则是海南省营口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思福和陕西省厦门市原副市长李栋梁。

截图来自法制日报

  党员不迷信任何宗教,这是由共产党员自身的归依和申辩支柱所决定的,也是表现党员的一枝思想红线。

关闭窗口

党支部组织部版权所有  

<sub id="d52fea81"></sub>